旅游>>京津冀

从“群主”说开去

2017-09-15 10:19:04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群主” ——网络常用语——百度百科。班级需要班长,部落需要酋长,贴吧需要吧主,群也需要管理员来管理群的日常事务。做为群主,群主拥有群内的最高权限,掌管着群内生杀予夺的权力,因此被称为“群主”。我们乡中群的群主——褚清震,一个酷爱学习、鹤发童颜、才高八斗之人,说他酷爱学习、才高八斗那可不是冠以虚名,从他崇拜的偶像一是大文豪鲁迅,一是摇滚教父崔健你便可知。群主以他们为榜样,学习贯穿于始终,在群里不管哪一位同学发的任何帖子,他都会恰如其分地予以回复。并且,他的回复充实着满满的正能量。说他鹤发童颜,一米七六的身材,一头青年式的白发,一身归国华侨式的休闲服,让人一见不敬自畏。正是基于他个人的魅力和号召力,促成了我们此次的北京红色之旅。

8月24号一早,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在藁城由赵兰军开车,接上笑声特别爽朗的白衣天使韩淑存和于志勇从机场上高速。一路由做国际贸易的王占良,我和群主从石家庄出发到正定接上爱唱戏的赵新花一路向北赶往约定的定州服务区,同时还有王占良的儿子王国峥顺便到北京美国大使馆办理签证事宜。定州服务区短暂的集结之后一路欢声笑语到达了第一站,我们的老同学孟保国——北京国华诚和餐饮公司董事长安排的酒店。

安顿好住宿后,12点在孟保国的引领下来到了国华公司经营的其中之一北京老字号“便宜坊”,走进一楼大厅,迎面一个装修豪华且具有民族特色的月亮门便展现在人们的眼前,门两边一副对联“便宜坊店凭绝技传世,北京烤鸭因焖炉成名”格外醒目,令人过目难忘。“我们坚持走老字号餐饮品牌的传承与创新发展之路,便宜坊的鸭子出名,菜更香。哈德门便宜坊酱醋肘、幸福便宜坊梅香金牌豆腐、安华便宜坊浓汁佛跳墙、我们店的鲜鱼口步步高升等菜品同样是令食客拍手叫绝。”边走边听孟保国介绍。

来到烤鸭店,不得不说“便宜坊”的烤鸭。“便宜坊”系列烤鸭的研制开发补充了北京烤鸭在吃法、口味上单一的不足。制作中运用特殊工艺分别将莲子、名茶、红枣的营养成分浸入鸭内,使烤鸭味型独特并具有营养保健价值。莲香型烤鸭的味道极为清雅馨香,适合老人、青少年夏季食用。茶香型烤鸭味道清鲜爽口,独具健美作用,适合女士们食用。枣香型烤鸭把枣的甜美与烤鸭的甘香融合,有极好的补益作用,冬季食用极佳。著名相声演员李金斗曾为“花香酥”系列烤鸭题字:便宜坊的鸭子就是傲! 这种烤鸭的工艺严格,用料讲究。鸭坯烤制前,选用该店绿色蔬菜基地的多种蔬菜以特殊工艺进行脱油、入味;烤制时,将配好的菜汁灌入鸭膛、入鸭炉形成外烤内煮之势,使烤鸭充分吸收菜汁的香气及营养,整只烤鸭从里到外充满蔬香,并达到酸碱平衡的效果。与此同时,还对佐食烤鸭的配套食品鸭饼及套菜进行了配套改良,即:薄饼全部采用百分之百的蔬菜汁制作,既赏心悦目,又营养保健。而卷饼配以香椿苗、萝卜苗、薄荷叶、生菜等给食者以更多的选择和多种美味的享受。

酒桌上大家吃着“便宜坊”大餐,品味着酒厂为“便宜坊”特制的二锅头,叙述者分别三十余年来各自不同的人生,不知不觉中已到下午三点半。五点半坐上孟保国安排的中巴到达了国华餐饮的另一个店,上市公司“京东方”食堂。首先,有项目经理陪同参观了食品仓储和制作车间。来到厨房,映入眼帘的是洁净,明亮,有条不紊操作的配菜工和厨师。大家看到刚出锅几百斤热气腾腾、白如雪花的馒头;看到油香四溢、层次分明的一箩箩大饼;看到一排排熬制三小时以上一锅足够300人喝的不锈钢大锅,让你确信这里员工训练有素,厨艺精湛。生产车间分工精细,厨具专业,这里每天提供两万多人的就餐,但看不到一出杂乱无章、七零八落的地方。这一切的一切归功于企业内部科学、严格的管理制度,归功于人性化的管理模式,归功于董事长严谨的指导思想。

第二站我们来到了中国抗日军队打响全面抗战第一枪的地方——卢沟桥。卢沟桥,在北京市的西南方向,因横跨卢沟河而得名,是北京市现存最古老的石造联拱桥。走在桥上,大家注意到卢沟桥的石狮子姿态各不相同,据说狮子有雌雄之分,雌的戏小狮,雄的弄绣球。有的大狮子身上,雕刻了许多小狮,最小的只有几厘米长,有的只露半个头,一张嘴。因此,长期以来有“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的说法。许多游人试图搞清数目,但数来数去,眼花缭乱,最后只有作罢。

从卢沟桥的南边遥看宛平城楼(摄影 褚清震)

193777日,日本帝国主义在此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宛平城的中国驻军奋起抵抗,史称“卢沟桥事变”(亦称“七七事变”)。出了卢沟桥大院,一路之隔便是宛平城,向上看宛平城墙岁月沧桑,不禁令游客浮想联翩,万千感受油然而生。最后引用一首五绝诗词结束卢沟桥之旅:炮火起卢沟,八年抗战遒。石狮今又吼,古渡警千秋!

第三站我们一路向西来到了位于北京西部的香山公园,据介绍香山海拔557米,最高峰顶有一块巨大的乳峰石,形状像香炉,晨昏之际,云雾缭绕,远远望去,犹如炉中香烟袅袅上升,故名香炉山,简称香山。香山地势险峻,苍翠连绵,占地188公顷,是一座具有山林特色的皇家园林。香山公园先后在顶峰建起三个有特色的亭子。“重阳阁”意在九九重阳登之可望京城。“踏云亭”因秋雨后,春雨前缕缕云丝穿行亭内外,犹如踏云一般而得名。“紫烟亭”因晨夕之际的薄雾淡淡如紫色云霭,时隐时现,颇有日照香炉生紫烟的味道而得名。香山的红叶包括黄栌、元宝枫、三角枫、五角枫、鸡爪槭、火炬等30多个品种。其中以种植最悠久的黄栌最能代表北京香山,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五角枫叶在秋阳中红得纯粹热烈,黄色蓝色白色紫色的花海、银白色的树干、金黄色的树叶等炫目的景色。香山,海拔五百多米,不算高。对于爬上顶峰,一开始都没在意。但是,当爬到约一半高度时,大都气喘吁吁,两腿发软。香山,那美女温柔的想象一点儿也不复存在。刚开始上山十几分钟歇息一下,后来几分钟一歇,再后来,几十个台阶就得坐下来休息。并且,开始询问下山的游客,离山顶还有多远。半山腰,改坐缆车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眼下只有一个选择:丢掉幻想,努力攀登。忽有一白发老者,从后面追上来,身轻如燕,敏捷似猿,瞬间超我们而过。问其年龄,69岁,令我等愕然。我们才50岁,惭愧!追………。王占良,平时身体段炼有佳,一路在前;孟保国,步履矫健、兴致昂扬,紧随其后;韩淑存,垂下纤纤素手,手脚并用,决不甘落后;赵兰军、褚清震、赵新花紧紧跟随,于志勇被远远地丢在后面,前面的同学一声声呼喊,给他加油……。

500米,毕竟不算高,11点左右全部登上了香山顶峰。无限风光在险峰,这里虽然提不上有多险,但也感同身受。在山顶瞭望着香山四周那美丽的景色,愉悦充满了同学们的内心,征服大山的快感一点儿也不逊于登上珠峰的勇士们。

从香山主峰鸟瞰北京城 (摄影 郎海江)

下山坐的缆车,一个缆车乘坐两个人,我们八位,前后共分四组。从缆车站台晃晃悠悠鱼贯而出,小紧张过后,放眼望去,碧蓝的天空飘动着几片白云,白云下边是香山无边的青翠和大北京弥漫开去的建筑。多巴胺(一种令人愉悦的化学物质)开始疯狂分泌,不禁令同学们大声呼喊,喊什么,不知道,只想大声喊!赵新花和韩淑存在第二组,唱起了歌,带有戏曲味道的歌声在香山的绿色中飘荡、回旋。虽然大家相隔有段儿距离,但此时听起来,恍若天籁,不禁大声叫好。缆车之旅虽然短暂,但香山美景却沁淫了魂魄,久久回味在心头!下山,面馆吃饭,下个行程:圆明园,导航、出发……。

第四站“万园之园”——圆明园。圆明园,是清代一座大型皇家宫苑,它坐落在北京西部,与颐和园毗邻,由圆明园、长春园和绮春园组成,所以也叫圆明三园。此外,还有许多小园,分布在东、西、南三面,众星拱月般环绕周围。园中面积300多公顷,建筑面积达20万平方米,一百五十余景,有“万园之园”之称。 清帝每到盛夏就来到这里避暑、听政,处理军政事务,因此也称“夏宫”。

圆明园始建于1709年(康熙四十八年),最初是康熙帝给皇四子胤禛的赐园。1722年雍正即位以后,拓展原赐园,并在园南增建了正大光明殿和勤政殿以及内阁、六部、军机处诸值房,欲以夏季在此“避喧听政”。乾隆帝在位期间除对圆明园进行局部增建、改建之外,还在紧东邻新建了长春园,在东南邻并入了万春园。  圆明三园的格局基本形成。嘉庆朝,主要对绮春园进行修缮和拓建,使之成为主要园居场所之一。道光帝时,国事日衰,财力不足,但宁撤万寿、香山、玉泉“三山”的陈设,罢热河避暑与木兰狩猎,仍不放弃圆明三园的改建和装饰。1860年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文物被抢掠,同治帝时欲修复,后因财政困难,被迫停止,改建其它建筑。八国联军之后,又遭到匪盗的打击,终变成一片废墟。

圆明园,在清室150余年的创建和经营下,曾以其宏大的地域规模、杰出的营造技艺、精美的建筑景群、丰富的文化收藏和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内涵而享誉于世,被誉为“一切造园艺术的典范”,被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称誉为“理想与艺术的典范”。

进入园内,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水,而是湖面的荷花。此时的荷花已经过了盛开的季节,但还是有星星点点的几朵点缀在碧绿的荷叶当中,给人心中漾起一丝美丽。继续沿湖畔迤逦而行,一边是人工堆起的土山,上边绿树成荫,蝉声嘹亮;一边还是湖水,湖水中馥郁的荷叶丛中游船在出没……。行了几公里,仍不见石头遗址的踪影。终于忍不住询问园内的工作人员,那堆石头遗址在什么地方,我们行走的方向有没有错?当确定没问题后,大家不由加快了步伐。转过一座假山,终于看到了石头遗址。实际中的石头遗址,远不是一碓,原来是好几处,并且刚明白只要有石头遗址的地方,都是西式建筑。令人感觉吊诡的是园内的其他中式建筑,都已化为乌有,最后一处才是教科书上的地方。石碓前拍照最好角度的位置站满了人,我们几人,想挤出一个完整的没有陌生人入镜的地方,着实不易。但最终还是力排多人,站好了位置,总算是拍了一张合影照。

圆明园现场拍摄到的遗迹(摄影 褚清震)

石头遗址看完,感觉圆明园也就看完了。往回走,捎带参观了圆明园模型。那个模型,类似房地产售房处的沙盘。只见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层层叠叠,又一次令人惊叹它的宏大规模。

今天,在这瓦蓝的天空下,在这洒满热血的黄土地上,那几根残留的石柱仍然挺立着,好像是在时刻提醒着炎黄子孙:落后就要挨打!是呀!我们要牢记那些可恶的侵略者是怎样肆无忌惮的毁坏我们的文化瑰宝的!我们要牢记中国人是怎样无辜惨死在侵略者的手中的!我们要牢记这沉痛的历史教训!

出了圆明园的南门已是夕阳西下,同学们的步履凸显疲惫。当走到停车场向东望去,看到中国乃至亚洲最著名的高等学府之一清华大学时,大家的疲惫之感一扫而光。褚清震建议,既然时间已晚,我们也不差十分二十分钟,大家到清华合影留念如何?好,大家齐声附和。当走到近前时,才看到有数十米的围栏,排队的人行道上已经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此外,保安使用警戒线将参观人员分隔成一个个的小方队。在警戒线外,还有众多的游客排队等待。在队尾,保安举着“参观已满,停止排队”的牌子。进学校已是不可能,但为了取到清华大学西门的全景,更是为了安全,大家只有回到大门的对面西北角拍下了我们北京行的最后一张合影。至此,北京行圆满落幕,期待明年的青海有约!

文/郎海江

责任编辑:刘旸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